差一分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记张某|Miscellaneous

「Miscellaneous」会是本博客的一个新栏目。字面意思,会记录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421667459

写这篇文章的缘起来自于上面这张图片。

是上周六,我的事终于定了下来,心情正是非常愉悦之时。我第一时间就把消息告诉了张——其正在十一学校就读。但我们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交谈的事情却被我忽略掉了。于是就有了这段极为尴尬的对话。

最后,我逃也似地说出最后一句话「我先溜了」,随后灰溜溜地退出聊天。毕竟半年以来没有交流,人际交往和就学环境的不同已经让我们二人之间产生了隔阂。或许我们的缘分也就尽于此处。在此记录以备忘。


她比我长一岁,但是中考原因蹲了一年,这才有同年级的可能性存在。

和她相识是在「叶圣陶杯」。那时去苏州参加决赛,我正好和她坐在高铁的同一列上。初次相见的印象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头发齐耳自然卷大概很适合当T吧。后来因为路途无聊,就渐渐攀谈起来。

大概是性格很合得来的缘故,那天谈了很久,大半段旅程,后来遂成朋友。

还零星记得这孩子的一些特点,在这里不嫌繁琐记录一下。

·很喜欢打人,力道很轻,唯一例外是戳肚子劲很重。

·大概是旧世代音乐产品爱好者,在她身上见到包括但不限于iPod nano 6(能夹在身上的那款)、索尼的MP3播放器虽然不知道具体型号但肯定是上了年代的等。

·很喜欢穿宽松的工装。

·很喜欢蜡笔小新,自称soupzaemon。


后来便渐渐结伴去咖啡厅学习。她学习其实还好,但还是偏向语文一些。数学等就比较烂她完全就是靠语文拉分,由我来辅导,当然相对应地她也会指点我这糟糕的文笔什么的。她贼爱喝香草拿铁,每次来学习都给我墙裂推荐香草拿铁。点了一杯,说不好喝,就看到她哭丧的脸色。


再后来就是她喜欢上一个男生了。不是我校的学生,是课外机构的。那孩子缩写叫CSY(我现在都不知道他的真名),张遂按照其拼音缩写唤其为财神爷。正好我和他上一个课外机构,遂把我当作工具人观察财,报酬是拿铁,抹茶的那种。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张都没有看到财,那段时间她简直是把我当作活着的摄像头。有一次我无意间提到财剪了刘海,她就疯狂问我财剪的刘海形状是什么样子的。

「我怎么知道啊啊啊啊!」我回复道。我又不是把观察财作为正业的,我当然不会注意。

「拼命想,拼命想!」这是她的回复。我没有办法,发挥我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想象着耽美小说中男主的一般的刘海形状告诉了她。于是就收到她的星星眼,甚至有「为什么你就有福气看到财神爷的刘海我就不行」这种胡话。


再后来就是她去十一了。其实我对于其去十一是没有什么看法的,之后也一直保持交流,但到了后来的后来,就断掉了。听闻她不再狂烈追求CSY,留起了头发,后来看她又把她自然卷的头发梳成高马尾。再后来后来,她不再死宅,成为了一枚现充,我和她的缘分就这么到了尽头。我残留的记忆碎片中,值得作为文字记录下来的,也就只有文章中的那些部分了。

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当然也不可能会有。但是这确实是我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能够抛开性别成见交流的朋友1。祝她生活美好,希望我的生活能走出像她一样的道路。

  1. 「是觉得你太人畜无害了」——张某事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