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与现实无关。

今年的秋天来得比以往都要快一些——啊,这么描述并不准确,是温度的变化赶不上叶子颜色的变化了。叶子还没变黄,人就需要套上三层外套,真是罕见的事情。此刻的我正在高办1门前踱步,等着班主任那位大忙人。

刚好周六有学校集训,她就请我这个学委在下课后去她所在的办公室统计整理一下月考成绩的原始数据,做一个排名。她要求我去食堂吃完饭再去找她,但就目前看来我吃饭的速度是要比她快一些的,至少现在她还没有回来。

啊,高办门前的这棵大梧桐树好像有点泛黄了。

我知道学校在这个时间点换班主任是什么用意,无非是在实验班中挑选那些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占学校名额去大学,至于剩下的那些学生...谁管他们呢;还有就是对于冬天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表个态——我都换了班主任了,你们还想怎么样?现在换下来的这个班主任据说是现在校长眼前的大红人,总揽数学教研事务,班主任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副业罢了;她对于班级事务也确实不大上心。但我倒喜欢现在班主任这种性格。之前的班主任实在是过于强调集体性和形式主义,运动会要拿第一,合唱要拿第一,虽然对学生好吧,但总像管着自家孩子一样,成绩总是落不到实处,为此还占用学生宝贵的时间。这位班主任不干涉班级内部事务,反倒是一件好事。

慢慢走到梧桐林的阴翳下。不得不说一句,我校对于环境的热心可真是一绝。高办前的这条梧桐大道就体现出了这一点,很赏心悦目。我已经开始想象进入深秋树叶全部发黄纷纷而下的美丽情形。前两年一直都没时间看,今年尽量抽出时间吧。

现在都在强调竞赛,搞课内的真的是矮人一头;尤其是竞赛生普遍的飞扬跋扈,就更让人感到不适了。比如数学,现在打高联的学生已经学习了微积分,拿那些解课内的东西岂不是轻轻松松。这些竞赛生没有办法达到全方位对课内学生的碾压,就只能在这种地方找回自己的面子。“你学过微积分吗?垃圾。”大概就这样的话语,咄咄逼人,像孩童;好像自己有多强一样。去年的签约名单里出现的全是竞赛生,不得不令人叹息。

太阳光扫过梧桐的轮廓,不晃眼,很圆,好像挂在梧桐上的一样。

停下脚步,现在连那点踱步声都没有了。真是空无一人,仿佛为世界所抛弃。一直不懂"still"和"silence"的区别,现在好像明白了,下一秒的任何事物都维持着上一秒的原样,时间变得不可感。泛黄梧桐叶的掉落打破了这一宁静的时段,我恍惚间意识到时间好像还在流动。

阳光大概能打在鼻子的位置,虽然看不到,但我觉得大概是这样吧。

终于,和我的步调完全不一样的踏踏的跺脚声充斥了耳朵。班主任终于到了啊。距离还远,但已经能看到她那模糊的身影,大概是正在和校长交谈。现在连他们的说话声也能听到了,虽然听不清,但感觉应该谈的很好。工作很顺利,能升迁吧。

她与校长告别,急步向我走来。“抱歉啊,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她露出感受不到一点诚意的微笑。但我还是要回答:“没有关系的。”然后跟上她与她走进她的办公室。学生的时间永远是最充裕的,大概他们觉得如此吧。

脚后的空间恢复了宁静,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注:


  1. 高中办公楼。我们的简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