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觉得笔盖合上的过程就如同战士将刀收入刀鞘一般,意味着考试这场「决斗」的结束。斟酌了很久,还是不用「战争」这个词为好:考试的烈度毕竟比不上战争;这次考试也不是与多少人对决,实际意义上需要面对的只有郑——那个年级第一一人而已,其他人还是算了吧。

其实抛去学习,郑这个人还是蛮不错的。她并没有其他女生「生人勿近」的缺憾,很好相处。最近准备月考的这段时间,我和她并不想这么让宝贵的时间被吃午饭晚饭的行为占据掉,经常寻求学校的咖啡厅买一杯奶盖就回来学习,权当午餐;总是一个时间点去咖啡厅,这么一来二去也就熟络了。在咖啡厅排队的时候——学校排队买咖啡确实是一个常态——她经常会和我聊起历史,老师等等,总之无所不聊,她很健谈,而且总是契合到我的兴趣上,我们就经常从去路聊到回路,两个人都很开心。这么一想确实是比较美好的事情。

她家就住在我家的对面,这也是近来才知道。书桌靠着窗台,晚上虽然看不真切,但灯光的一闪一闭还是能看出来的。嗯...作息时间倒是和我差不太多。月考以来的这么多事情实际上对我来说还挺微妙的,总有一种愉悦的感觉——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和别人聊天就如同“吹不动半点涟漪的死水”,到她这里就像这潭死水中被弹进来的石子,微动涟漪。之前也没和别人深交过,这才感觉:深交的感觉是这样的啊。保持这样的距离,或许也是不错的。

——

考试时间快到我才看到杨那个人合上笔盖,真是有够慢的啊。年级第二,确实是快要超过我了,但速度还是慢得很,光这点我就还能与他拉开不少差距。

杨这个人确实该引起我的重视了。之前没看他考试前复习不吃午饭,最近倒跟我学起来了....中午不吃午饭,只喝奶盖,是女生要保持体型吗你?真让人不太明白;但之前一个人去咖啡厅买东西还是感觉挺空落落的,有一个人一起说话倒还是挺不错的嘛。但和他一起去买东西他还一句话不说,这也让人感觉挺尴尬的。我就只能主动挑起话头和他说话——嘿,这么一看,他的积极性就被调动起来了,说话和连珠炮似的,看来也不仅仅只是闷嘛,还有点闷骚的感觉。嗯...是有点可爱。

我这个人专一性比较强,比如兴趣爱好在历史,就只会聊历史这一方面。但感觉喜欢历史的女生蛮少的...就总融不进去其他女生的团体。聊口红化妆品有什么意思嘛!巨舰大炮钢铁洪流才是人类共同的话题!但和男生也不太喜欢聊。这个年纪的男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装的除了军事游戏就是粉色粉色的恋爱,轻小说看多了,一和某个女生稍微亲密整个人心跳就停不下来,根本没办法好好聊天。男女之间就没有纯洁的友谊吗(恼

杨这个人倒是不错,看女生啥的都是挺淡然的,很正常,和看普通人类一样。这也是喜欢和他聊天的原因之一吧....他这人话题感挺强,只会在一个话题上不移开。但还是有点担忧他是不是性冷淡(?

写来玩玩的,之前就有慢慢在写。背景取材于现实。(包括咖啡厅,墙裂推荐一零一中学的四宜书屋咖啡!)是意淫初中二位同学恋爱的产物。
啊我感觉我整个人真是太幼稚了....拿上个世纪的恋爱题材来写。